是一只猫头鹰喔。

大噶好这是一只在并不存在的课间整理电脑文件的屁鸟

然后我翻出了这个,讲真我都忘了自己还写过这玩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1-

麦克雷是在温暖的阳光中醒来的,与医疗部永远飘荡着的消毒水味道相比,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草木气息要友好的多。麦克雷用了几秒钟定了定神,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,看上去在“醒来”之前,他正靠着边上的矮墙小睡。他并没有着急起身,干脆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量起周围的景物,日式庭院,感觉非常熟悉,不是在岛田城里,也应该离那儿不远。有身着和服的侍女在不远处走动,看似并没有人打算来驱赶他这个格格不入的异乡人。麦克雷正暗自庆幸免了不必要的麻烦,但是刚站起身,就看到侍女中的一个笔直地向他走来。

“他果然要偏爱你一些。”

“安吉拉?”

“不要太专注于细节,试着放松。过度地聚焦一点会导致其余部分的崩坏。虽然这个‘舞台’是源氏搭建的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会在其中占越来越大的比重,这里会变成你们两个共同的梦境。”

侍女的面孔开始变化,亚洲人的淡黄肤色开始褪去,五官也在滑动,像一团融化的蜡,最终,医生的面孔浮现出来。

“嘿,你穿和服还挺好看的嘛,安吉。”

安吉拉眨了眨眼睛,深棕色的虹膜变为湛蓝。

“这里看上去……就像是魔法的造物。”

“杰西,魔法只是我们还不够了解的科学,而科学也不过是魔法的一个投影罢了。”

女巫的尖顶帽凭空出现在安吉拉头上。

“学得很快。”女巫笑着摘下了尖顶帽,把他递给麦克雷,“就这样出现了,boom,你认为这也是魔法的一部分吗?”

麦克雷摩挲着帽子柔软的缎面,可以感觉到布料下支撑起形状的硬质材料:“我并不会魔法,对吗?”

“你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是由这里形成的。”安吉拉屈起手指敲了敲额头,“你认为我应该戴上这顶帽子,于是你把它给了我们。”

“……医生,源氏是几级?”

“好问题。”安吉拉看了一眼远处对着他们两人窃窃私语的侍女们,“我不知道,他也许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‘桃源’中生活,也许是这世界的造物主。杰西,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,不管他的‘级别’是多少,甚至他有没有意识到,这里终究是他的世界,你懂我的意思。”

“源氏对自己的认知非常关键,你要多加小心。我再呆下去只会碍手碍脚,但是如果你有危险,我会叫醒你。”

面前的女人低下头,黑色从发根处蔓延开来,麦克雷觉得她似乎还变矮了一些,很快,恢复面貌的侍女抬起头来,有点诧异地向麦克雷躬身致意,然后便走远了。

麦克雷突然想起那顶帽子,低头向手上看去,然而除了布料残留的触感,什么都没有了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umm还是有点惊讶(喜)的,虽然因为结局和走向的问题这坑不可能填了,是的,不可能……看看自己写的提纲我都想扇自己……

除非我能想通……溜了,背单词去了。

能用电脑不能用手机,手机上交了……不过讲真有效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